checkoutarrow
HK
24/7 協助
beauty2 heart-circle sports-fitness food-nutrition herbs-supplements
健康養生

益生菌和消化酶能在您的腸道中相互協調嗎?

七月 31 2019

作者:Eric Madrid醫學博士

本文內容:

您的腸道感覺像不像一個“戰場”?對很多人來說,答案是肯定的。在美國,調查顯示超過一半的美國成年人患有慢性腸道疾病和腸胃不適。其他研究顯示,在亞洲、俄羅斯和歐洲也有類似的數據。許多人可能通過改變飲食、服用益生菌和/或補充消化酶來部分或完全解決腸胃問題。我們將討論每種方法的好處。

2000多年前,希波克拉底說過:“所有的疾病都始於腸道”。不僅要了解腸道問題的根源,還要了解益生菌和消化酶可能如何幫助恢復平衡。

導致慢性腸道症狀或腸漏症的主要原因可能是:

  • 有害腸道細菌的過度生長
  • 食物過敏和食物敏感性
  • 消化酶不足

一些整體的解決方案:

  • 改變飲食結構:避免食用引發症狀的食物(乳製品、小麥、玉米 和大豆是極其常見的)
  • 使用菌株特異性益生菌來增加腸道細菌的多樣性
  • 消化酶補充劑有助於營養吸收

為什麼這麼多人患有胃腸道疾病?

當今主流理論認為,大多數消化問題是由環境、食物和農業快速變化所導致的。這些變化連同食品加工的新方法,影響了我們的飲食構成、食物攝入量和食物質量,這可能使我們容易發生食物過敏和食物不耐受。大多數醫生都同意,與過去的幾代人相比,我們現在肯定看到了更多的問題。

食品製造商可能正在使用更多的殺蟲劑、抗細菌劑、生長荷爾蒙和其他“創新的方法”來提高產品的產量。然而,這並非沒有後果。人們認為,人類進化的速度還不夠快,無法跟上更快的食物變化速度。

此外,人類和動物在不需要的情況下過度使用抗細菌劑,以及過度依賴抑酸劑都可能是損害腸道健康的因素。

這可能會造成失衡,導致腸道炎性反應,並可能誘發或惡化許多不同的胃腸疾病。有人建議我們需要回到以狩獵採集為生的祖先的飲食風格。對於那些提倡古老(舊石器時代)飲食 或原始飲食的人來說,這是一個常見的論據。

在過去的十年裡,我們了解了很多關於功能良好的消化系統的重要性。甚至是胃酸反流、腸易激綜合徵(IBS)、克羅恩病、腹腔疾病和潰瘍性結腸炎等疾病,現在也被認為可能是由於營養和腸道微生物群的變化所造成的。

研究表明,補充益生菌不僅可能對我們的微生物群產生積極的影響,而且還可能有益於傳統上與腸道健康無關的疾病。

使用益生菌也可能使非腸道疾病得到改善:

  • 焦慮和抑鬱
  • 過敏和自身免疫性疾病
  • 心髒病
  • 血壓高
  • 高膽固醇
  • 胰島素抵抗、前驅糖尿病&糖尿病
  • 腎臟疾病
  • 肥胖和超重

益生菌史

發酵食品的使用及其潛在的益處在科學界一直備受關注。自公元前10000年以來,人類就開始食用發酵產品,而且通常是為了健康。

1905年,Elie Metchnikoff對益生菌進行了一些非常早期的研究,在這些研究中她發現她研究的保加利亞人由於使用發酵乳製品,壽命可能有所延長。歷史上第1個關於益生菌被分離的記載是在1917年,當時Alfred Nissle分離出了一種大腸桿菌菌株,它可能具有一定的保護作用。我們還意識到,益生菌是我們腸道細菌所消耗的食物,對我們的健康也可能非常重要。

隨著益生菌越來越受歡迎,益生菌補充劑及其在腸道微生物群中的利害關係已被科學界廣泛研究隨著研究的大量進行,現在有大量的證據表明,使用益生菌補充劑不僅可能會對腸道健康產生積極的影響,而且還可能影響全身的健康。

益生菌的作用

益生菌補充劑可能被用於對抗被稱為“失調”的潛在醫學問題。從根本上說,失調是一種狀態,在這種狀態下,我們的腸道失去了數千種細菌菌株重要的多樣性,這些細菌菌株寄生在我們的腸道中並維持我們的健康。

此外,我們的快餐飲食和衰老也影響著我們的腸道健康。我們還知道,通過剖腹產出生的嬰兒且可能沒有母乳喂養的嬰兒的腸道與那些順產且母乳喂養的嬰兒的腸道可能有所不同。

一旦我們腸道中的一種獨特的細菌菌種消失,它往往可能會永遠地消失,或者至少可能需要幾個月或幾年的時間來恢復來部分或完全解決腸胃問題。無論一個人的生活方式有多大的改變,如果不使用益生菌補充劑,他們可能無法完全恢復腸道細菌的多樣性。

一旦消除了有害的誘因,益生菌可能通過重新補充有益的腸道細菌並恢復腸道群落的平衡來幫助改善腸道健康。

儘管益生菌可作為單獨的菌株出售,但許多可用的配方含有各種菌株的組合,例如下面列出的那些。推薦劑量通常在50億單位至1000億單位之間。許多產品都是從小劑量開始,並隨著時間的推移來逐漸增加劑量。這對消化系統來說可能更簡單。

研究用於益生菌的細菌菌株:

有益的酵母菌株

使用消化酶補充劑作為益生菌的替代品

如上所述,針對食物不耐受的另一種方法是使用消化酶補充劑來部分或完全解決腸胃問題。使用消化酶補充劑的主要理念是它們將可能難以耐受的食物成分分解成更容易消化的物質。其目的是幫助人們避免產生脹氣、腹脹或腹瀉等常見副作用。雖然避免食物誘發是理想的方法,但有時這並不總是可行的。

益生菌可能具有更廣泛的益處,例如恢復腸道細菌;然而使用消化酶對抗腸道疾病的效果範圍可能卻非常有限。補充消化酶的目的是分解難耐受或難消化的食物。

目前,消化酶的使用還未像益生菌補充劑那樣在醫學上得到認可,但多項研究表明,它可能有助於緩解由於食物耐受不良而導致的腸易激綜合徵(IBS)和腹脹等胃腸道疾病。

就目前而言,我會鼓勵任何仍有慢性胃部不適問題的人補充消化酶,特別是在各種益生菌試驗之後。同時服用益生菌補充劑消化酶也是很常見的。

常用的消化酶及其用途

  • 乳製品酶(乳糖酶) –可能有益於對乳製品敏感的人。分解乳糖分子以預防乳糖不耐受相關的症狀
  • 蛋白水解酶菠蘿蛋白酶、木瓜蛋白酶)–有助於分解蛋白質
  • 麩質酶 –有助於分解麩質
  • 脂肪酶:分解脂肪,可減少脂肪瀉
  • α-半乳糖苷酶:“無屁豆”能夠分解發酵性糖,減少腹脹

腸道健康並不是一刀切的

“為什麼我的腸道健康有這麼多的問題?”這個問題可能很難回答。許多人的根源可能是多因素引起的,沒有“十全十美”的方法。腸道是一個極其複雜的器官系統–當考慮到微生物群時,可能除了大腦之外,身體的任何其他部位都無法達到這種複雜程度。

人體大約有25000種不同的基因決定了它的整個構造。然而,我們目前已經知道我們的腸道微生物群中存在著超過330萬個獨特的基因,這可能證明了為什麼關於腸道還有很多尚未完全了解的地方。隨著時間的推移,我相信我們會繼續了解更多

參考:

*特別感謝Austin Bowden,理學學士,為本文的研究提供了幫助。

  1. Milligan, Phylllis. “New Survey Reveals More than Half of Americans Are Living with Gastrointestinal Symptoms and Not Seeking Care from a Doctor.” New Survey Reveals More than Half of Americans Are Living with Gastrointestinal Symptoms and Not Seeking Care from a Doctor | AbbVie News Center, 2013, news.abbvie.com/news/new-survey-reveals-more-than-half-americans-are-living-with-gastrointestinal-symptoms-and-not-seeking-care-from-doctor.htm.
  2. Mössner, Joachim, and Volker Keim. “Pancreatic Enzyme Therapy.” Deutsches Aerzteblatt Online, 2011, doi:10.3238/arztebl.2011.0578.
  3. Smits, Samuel A., et al. “Seasonal Cycling in the Gut Microbiome of the Hadza Hunter-Gatherers of Tanzania.” Science, vol. 357, no. 6353, 2017, pp. 802–806., doi:10.1126/science.aan4834.
  4. Barbut, F. “Managing Antibiotic Associated Diarrhoea.” Bmj, vol. 324, no. 7350, 2002, pp. 1345–1346., doi:10.1136/bmj.324.7350.1345.
  5. Ianiro, Gianluca, et al. “Digestive Enzyme Supplementation in Gastrointestinal Diseases.” Current Drug Metabolism, vol. 17, no. 2, 2016, pp. 187–193., doi:10.2174/138920021702160114150137.
  6. Kaur, Nirmal, et al. “Intestinal Dysbiosis in Inflammatory Bowel Disease.” Gut Microbes, vol. 2, no. 4, 2011, pp. 211–216., doi:10.4161/gmic.2.4.17863.
  7. Nath, Arijit, et al. “Biological Activities of Lactose-Based Prebiotics and Symbiosis with Probiotics on Controlling Osteoporosis, Blood-Lipid and Glucose Levels.” Medicina, vol. 54, no. 6, 2018, p. 98., doi:10.3390/medicina54060098.
  8. Liu, Yuying, et al. “Probiotics in Autoimmune and Inflammatory Disorders.” Nutrients, vol. 10, no. 10, 2018, p. 1537., doi:10.3390/nu10101537.
  9. Ciorba, Matthew A. “A Gastroenterologist's Guide to Probiotics.” Clinical Gastroenterology and Hepatology, vol. 10, no. 9, 2012, pp. 960–968., doi:10.1016/j.cgh.2012.03.024.
  10. Tsai, Yu-Ling, et al. “Probiotics, Prebiotics and Amelioration of Diseases.” Journal of Biomedical Science, vol. 26, no. 1, 2019, doi:10.1186/s12929-018-0493-6.
  11. Liu, Yuying, et al. “Probiotics in Autoimmune and Inflammatory Disorders.” Nutrients, vol. 10, no. 10, 2018, p. 1537., doi:10.3390/nu10101537.
  12. Fuller, R. “Probiotics in Human Medicine.” Gut, vol. 32, no. 4, 1991, pp. 439–442., doi:10.1136/gut.32.4.439.
  13. Jia, Kai, et al. “The Clinical Effects of Probiotics for Inflammatory Bowel Disease.” Medicine, vol. 97, no. 51, 2018, doi:10.1097/md.0000000000013792.
  14. Kaur, Nirmal, et al. “Intestinal Dysbiosis in Inflammatory Bowel Disease.” Gut Microbes, vol. 2, no. 4, 2011, pp. 211–216., doi:10.4161/gmic.2.4.17863.
  15. Sniffen, Jason C., et al. “Choosing an Appropriate Probiotic Product for Your Patient:An Evidence-Based Practical Guide.” Plos One, vol. 13, no. 12, 2018, doi:10.1371/journal.pone.0209205.
  16. Ianiro, Gianluca, et al. “Digestive Enzyme Supplementation in Gastrointestinal Diseases.” Current Drug Metabolism, vol. 17, no. 2, 2016, pp. 187–193., doi:10.2174/138920021702160114150137.
  17. Löhr, J.‐M., et al. “The Ageing Pancreas: a Systematic Review of the Evidence and Analysis of the Consequences.” Journal of Internal Medicine, John Wiley & Sons, Ltd (10.1111), 23 Mar. 2018, onlinelibrary.wiley.com/doi/abs/10.1111/joim.12745.
  18. Spagnuolo, R., et al. “P.07.12 Beta-Glucan, Inositol And Digestive Enzymes In Patients With Inflammatory Bowel Disease Associated With Irritable Bowel Syndrome.” Digestive and Liver Disease, vol. 48, 2016, doi:10.1016/s1590-8658(16)30228-6.
  19. Mitea, C, et al. “Efficient Degradation of Gluten by a Prolyl Endoprotease in a Gastrointestinal Model:Implications for Coeliac Disease.” Gut, vol. 57, no. 1, 2007, pp. 25–32., doi:10.1136/gut.2006.111609.

相關文章

查看全部

健康養生

兒童夜間健康程序

健康養生

5種常見的礦物質缺乏症

健康養生

因應季節變化而重置生物鐘